癌症研究“奇奇怪怪”的多项突破

几千年来,人类因为暴力、意外和各种感染性疾病而死亡。就在上个世纪,美国的主要死因还是肺炎、流感和肺结核。而一百年后的今天,美国的主要死因已经变成了心脏病和癌症。为此长期以来癌症研究勤耕不辍,近年来不仅癌症免疫疗法颇具规模,而且也从多个方面有了突破,有些初初看来还有些“奇怪”。

近期的一项研究中,研究人员鉴定了一种支持转移细胞生存和浸润的酶,并开发了靶向这种酶的合成化合物,有效杀死了癌症小鼠模型的转移癌细胞。

一旦癌细胞离开原发肿瘤,它们便拥有了更强大的工具,允许它们在非常恶劣的条件(如葡萄糖等基本营养物质缺乏)下生存。转移细胞通过重新编程产能系统,避免自身代谢缺陷。为此研究人员利用先进的化学和机器人方法研制了一种人工合成化合物,通过口服或注射,可使体外培养的转移细胞和小鼠转移性肿瘤全线崩溃。

这种名叫E260的化合物进入转移细胞以后,随即进入线粒体与FerT酶结合,干扰酶活。结果非常明显,它不仅抑制了FerT酶活性,还导致了整个线粒体能量生产瘫痪。产能!杀死转移性癌细胞的简便方法。

还有来自南加州大学的研究人员发现线粒体自噬(mitophagy,销毁受损线粒体)会导致肿瘤的增殖。因为肿瘤抑制因子p53附着在线粒体上,线粒体销毁无意中也销毁了细胞控制肿瘤火力的能力。

大量受损线粒体被清除的同时,肿瘤抑制因子p53也荡然无存,从而加速了癌症干细胞的生产,更恶性的肿瘤也由此诞生。

暂停这些细胞的自噬,癌症干细胞数量就会减少。欧教授说,癌症没了“种子”,已形成的肿瘤就会退化,直至不复存在。肝癌研究新突破:抑制自噬。

每个细胞都存在为癌细胞准备的自杀分子,使用特定的人类RNA分子治疗癌症,癌细胞永远不会对它们产生耐药性。这种杀伤机制几亿年前就已经落户在生物免疫系统,杀死原理就仿佛同时使用“跳楼自杀”、“开枪自杀”、“切腹自杀”等决绝手段,让癌细胞没有活路,必死无疑。

西北大学医学院的研究人员通过有针对性地选取靶基因的短序列,把它们制备成双链RNA,设计成小干扰RNA(siRNAs)。导入siRNAs后,这些衍生基因的表达就会受抑制。大量实验观察发现,许多从特定基因衍生出来的小RNAs没有像预期那样只抑制设计基因,它们还顺便杀死了所有癌细胞。这些 特殊的序列分布在整个人类基因组中,镶嵌于多个基因。

当被转换为siRNAs后,它们就变成了训练有素的超级杀手,通过同时抑制细胞所需的多种基因(生存基因),并行激活多个细胞死亡通路,杀死细胞。研究人员将这种机制命名为“生存基因灭绝死亡(Death Induced by Survival gene Elimination,DISE)”。

此外,麦克马斯特大学的一项最新研究指出,增加骨髓中的脂肪细胞,竟然能间接杀死癌细胞,从而有助于治疗急性骨髓性白血病患者。

麦克马斯特大学干细胞和癌症研究所的研究人员发现,增加骨髓中的脂肪细胞可以抑制癌性白血病细胞,同时令研究团队惊讶的是,这也能引起了健康血细胞的再生。健康红细胞的产生对于急性骨髓性白血病的患者来说至关重要,但有时会被忽略,因为常规治疗一般集中于单独杀死白血病细胞。患有这种疾病的患者由于健康血液无法正常产生,导致患上贫血和被感染,而这些都是引发疾病和死亡的主要原因。

这项研究开始于三年半前,从针对白血病患者的观察着手。研究人员从渥太华医院研究所,以及西安大略大学、汉密尔顿健康科学院的大量患者中收集骨髓样品,用于下一步的研究,他们详细分析了单个白血病细胞的特点和成像,并将其与骨髓中的健康细胞相比对,揭示了靶向脂肪细胞的作用。

研究人员发现,一种通常用于抑制骨髓中诱导脂肪细胞生成的糖尿病药物,也许有助于促进红细胞生成以及抑制白血病。

文章的通讯作者,干细胞和癌症研究所主任兼资深科学家Mick Bhatia说:“化疗和现有标准治疗的重点都是杀死癌细胞,而我们采取了完全不同的方法来改变癌细胞的生存环境。”

“这不仅抑制了‘不良’的癌细胞,而且还增加了‘良好’的健康细胞,使其能够在新的药物诱导环境中再生。”。惊人发现:增加脂肪细胞,竟然可以杀死癌细胞?!

来源:生物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