肝癌术后骨转移—中美联合门诊

患者:W先生

年龄:60岁

目前诊断:肝癌术后骨转移

家族史:淋巴癌

个人史:拥有数十年吸烟史和酗酒史

目前用药:多吉美、司美替尼片

主诉:肝癌综合治疗后15月余

主要咨询问题: 1、PD-1抑制剂(Opdivo)是否已普遍用于治疗肝细胞癌?

2、除PD-1抑制剂外是否可选择曲美替尼进行治疗?

3、目前出现骨转移,针对肝细胞癌有无更好的药物或疗法?

视频门诊医生:美国肿瘤与血液学专家Dr.Minch Fong M.D

病情简介:

2015年,W先生因常规体检时发现AFP(甲胎蛋白)增高进一步住院完善影像检查,考虑为“转移性肝肿瘤”,随即进行右肝后叶肿瘤切除术,术后病理诊断为“右肝后叶结节型肝细胞肝癌”。术后半年复查AFP数值再次升高,同时发现肝脏占位,遂行介入(TACE)治疗两次;因全身PET-CT及胸椎MRI检查发现胸椎转移瘤、肝脏低密度影,又相继进行了放疗、肝脏射频治疗(RF)以及三周期FOLFOX4方案化疗(奥沙利铂联合输注5-氟尿嘧啶/亚叶酸钙)。目前则采用多吉美(索拉菲尼)联合MEK抑制剂(司美替尼)治疗,但疗效一般。

上月,W先生回院复查时,通过上腹部和腰椎MRI检查不幸发现部分胸腰椎体新发异常信号!病魔的肆虐让W先生几乎走投无路,从疾病确诊到现在,一年多来,无论是介入治疗、放疗、射频治疗、还是化疗,病情始终没能得到有效控制。而接下来该如何治疗,时下大火的抗癌新药PD-1抑制剂(Opdivo)是否能给自己带来奇迹;靶向药曲美替尼是否也是合适的选择;或者是否还有其他针对肝细胞癌的药物和治疗方案等等,都是W先生目前最希望了解的,也是他最终选择通过“好医友美国卫星诊所”寻求美国医生“第二诊疗意见”的主要目的。

中美联合门诊——提供权威“第二诊疗意见”

本次为W先生提供“中美联合门诊”服务的美国医生是肿瘤与血液学权威专家Dr.Minch Fong M.D,他拥有24年丰富临床经验,擅长各类良恶性肿瘤的诊治,曾荣获美国“病患最佳选择奖”、“最佳医生”等美誉。在本次远程视频会诊过程中,Dr. Fong通过对W先生病情状况和相关诉求的预先了解,不仅在视频过程中专业细致地回答了W先生及其主治医生询问的所有问题,同时也提出了自己的治疗及用药建议,并在视频结束后为其出具了权威“第二诊疗意见”书面报告(摘要如下):

1、是否可选择PD-1抑制剂,该药是否已普遍用于治疗肝细胞癌?

Dr. Fong表示W先生病情已进展到肝细胞癌Ⅳ期,必须进行全身治疗。PD-1抑制剂对于此疾病的应用目前正处于临床试验中,但是已有相关试验数据表明,使用PD-1抑制剂(Opdivo)治疗晚期肝癌的应答情况和安全性都明显优于标准疗法,可考虑作为晚期肝癌患者的治疗选择。另外,Dr. Fong也提到将Opdivo用于晚期肝癌治疗的相关临床试验一般设置在美国大学医学院的临床中心,如果W先生有意愿,可帮忙咨询前往美国参加PD-1临床试验的机会。

2是否可选择曲美替尼?

Dr. Fong表示曲美替尼是被美国FDA批准用于临床治疗携带BRAF V600E或V600K突变的不能手术切除或已经发生转移的黑色素瘤,可有效延长患者的总生存期!在肝癌治疗领域,该药目前在美国也尚处于临床试验中,属于MEK抑制剂,作用类似于W先生目前正在服用的司美替尼,在美国皆可通过参加临床试验接受这两种药物针对肝细胞癌的试验性治疗。

3、针对肝细胞癌有无更好的药物或疗法?

除Opdivo和曲美替尼外,Dr. Fong提到目前还有雷莫芦单抗(Ramucirumab)以及其他很多免疫调节剂,均处于肝癌应用的临床试验中,可通过参加临床试验接受试验性治疗。而针对W先生提出的参加相关药物临床试验的想法,Dr. Fong也提供了建议,并表示将联系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尔湾分校(UCI)和希望之城(City of Hope)的医疗中心,查询是否有适合W先生参加的临床试验。

最后,Dr. Fong还就W先生目前的身体状况向他叮嘱了一些日常生活注意事项,而针对W先生提出的目前用药(多吉美和司美替尼)会产生腹泻等不良反应,是否能继续使用等问题,Dr. Fong也给出了专业建议,为其后续的治疗选择提供了极具参考意义的指导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