卵巢癌术后化疗后复发—肿瘤专科视频会诊

患者:Y女士

年龄:65岁

目前诊断:双侧卵巢浆液性腺癌IIIc期术后化疗后复发

治疗史子宫及双附件全切术、化疗

主诉:卵巢癌术后2年余,肿瘤复发化疗后2个月

主要会诊问题:病情持续恶化,有没有办法控制和缓解?

视频会诊医生:美国精准癌症医学专家Dr.Nader Javadi M.D.

病史简述

两年前,Y女士因持续性的腹部胀痛入院检查,医院在经过仔细查体和辅助检查后,最终采取了 “剖腹探查术+盆腔粘连及肠粘连分解术+筋膜外全子宫+双附件切除术+双侧骨盆漏斗韧带高位切除术+氟尿嘧啶植入剂盆腹腔植入”,术后病理活检和免疫组化标记结果均提示“双侧卵巢浆液性腺癌”。术后Y女士进行了6个周期的TP方案辅助化疗。间隔半年后,腹部CT和实验室检测确认癌症复发,Y女士又接受了3个周期的TC方案化疗 ,出现了少量腹水。2016年年初,Y女士腹水增加,接受腹腔穿刺引流,细胞学检测提示恶性肿瘤细胞阳性。之后Y女士又接受了紫杉醇脂质体+洛铂化疗,以及在出现大量腹水合并不全性小肠梗阻情况下,使用“顺铂单药腹腔灌注”。然后由于无法耐受长期化疗的副作用,Y女士最终停止化疗,转而采取姑息性治疗和中药、营养支持等。Y女士的家人希望能在她病情持续恶化的情况下,通过好医友寻求美国肿瘤专家的第二诊疗意见,看是否有办法延缓疾病的进展。

出席本次视频会诊的美国肿瘤专家Dr Nader Javadi,MD(内德•贾瓦迪),是全球范围内“精准癌症医学”(”Precision Cancer Medicine”)领域为数不多的开创者之一,他基于病人独特的肿瘤基因特征,设计高效精准的诊疗方案,其中部分方案被许多知名医学研究所收录,并用于临床试验。在与Y女士家属深入沟通后,贾瓦迪医生充分明确了Y女士当前的疾病状况,并就家属关心的疾病可选方案及其相关的风险、利弊、预后等进行了说明。

贾瓦迪医生建议取Y女士的肿瘤活检组织蜡块寄送美国进行完整的肿瘤基因分析和药敏试验分析,其中BRCA1、BRCA2 及 PDL-1需作为综合基因检测的一部分,他将根据最终基因检测结果和药敏结果制定针对性的治疗方案。不过在结果出来之前,为了控制Y女士的病情,贾瓦迪医生建议尝试化学-免疫相结合的疗法,具体方案如下:

A . 注射用白蛋白结合型紫杉醇 100mg,第 1、15 天静脉注射,输注 30 分钟以上。

B.培美曲塞 500mg 第 1 天静脉注射,输注 10 分钟以上。

C.阿瓦斯汀 500mg 第 1 天静脉滴注,输注 60 分钟以上。

D.Opdivo 100mg 第 14 天静脉滴注,输注 1 小时以上。

E.维生素 B12 1mg ,第 1 天肌内注射。

F.口服叶酸片,每天 1mg,于化疗前 1 周开始服用。

G.化疗前预治疗:地塞米松 10mg++苯海拉明 25mg+法莫替汀 40mg+帕洛诺司琼0.25mg 静脉注射。仅在第1天使用,第 14、15 天无化疗前预治疗。

以上治疗每 28 天重复一周期,贾瓦迪医生同时也强调用药过程中需密切监测毒副作用:例如血细胞计数低、出血、感染、肠穿孔(5 %)、凝血、高血压、恶心、呕吐、皮疹、瘙痒、麻木、手足刺痛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