卵巢癌术后转移—肿瘤专科视频会诊

患者:C女士

年龄:70岁

目前诊断:双侧卵巢癌术后化疗后大网膜转移

既往史:高血压

治疗史:附件、子宫切除术、异环磷酰胺+顺铂化疗、多西他赛+卡铂化疗

主诉:双侧卵巢癌术后化疗后腹部不适

主要咨询问题:

1.下一步化疗方案如何选择?

2.有无高效低毒的靶向治疗药物?应用时机?

3.是否可用内分泌药物维持治疗?

4.是否可行手术治疗?

视频会诊医生:美国资深肿瘤学专家Dr. Gabriel Carabulea M.D.

病史简述

2012年2月C女士因急性腹痛送医救治,腹部+盆腔CT提示子宫后方占位,遂于全麻下行经腹腔镜盆腔粘连分解+右侧附件切除术,术后病理示:右附件输卵管卵巢低分化腺癌伴局部肉瘤性变。术后C女士接受了6个周期的异环磷酰胺+顺铂辅助化疗,病情控制尚可。然而1年后, C女士在接受PET-CT检查时,发现左侧附件区囊实性占位病变,血液肿瘤标志物CA125 数值也显著升高,最终C女士在院内接受了“腹腔镜辅助阴式子宫切除+左侧附件+肠系膜肿物切除术”,病理提示左侧卵巢低分化腺癌。2014-2016年间C女士接受了系统的TC方案化疗,CA125控制在正常范围。今年7月C女士感觉腹部明显不适,经胸腹盆CT检查提示大网膜转移,CA125 水平急剧升高,她随即接受了一周期的TC方案化疗,腹部不适减轻,CA125数值有所下降,但仍处于高位,接下来是否该延用目前的化疗方案?有无其他更有效的方法?成为C女士和主诊医生们最关心的问题,而这也是他们通过好医友美国卫星诊所连线美国医生寻求第二诊疗意见的主要原因。

 

肿瘤专科会诊——提供权威“第二诊疗意见”

Dr.Gabriel Carabulea与C女士家属及主诊医生们远程视频交流

C女士的家属及主诊医生们出席了本次远程视频会诊,与他们连线的是美国资深肿瘤学专家Dr.Gabriel Carabulea(加布里埃尔.卡罗布里尔博士),他拥有美国内科医学委员会(American Board of Internal Medicine)认证的内科和内科肿瘤双重专科医师资格,在临床研究、姑息性和支持性治疗上学识渊博,在各类实体肿瘤和血液肿瘤的诊疗领域具备近30年的丰富专科临床经验。Dr. Carabulea在综合分析了C女士的病情后,对主诊医生们关心的治疗问题给予细致解答,摘要如下:

  1. 下一步化疗方案如何选择?

Dr. Carabulea建议复查 CA125,如果 CA125最新数值有进一步降低且C女士耐受良好,那么可继续目前的化疗方案。如果肿瘤标志物CA125在未来6个月内呈上升趋势,则表明癌细胞对治疗药物产生耐药,建议改为单一药物治疗,推荐药物:贝伐珠单抗(Bevacizumab),或吉西他滨(Gemzar),或拓扑替康(Topotecan),或足叶乙苷(VP-16)。

  1. 有无高效低毒的靶向治疗药物?应用时机? 

C女士最新的基因检查结果提示基因BRCA2 突变。BRCA2是一种具有抑制恶性肿瘤发生的优良基因(称为”抑癌基因”),在修复损伤、细胞的正常生长方面发挥重要作用。如果BRCA2基因的结构发生了某些改变(称为”突变”),那么它所具有的抑制肿瘤发生的功能就会受影响。

对此,Dr. Carabulea推荐美国FDA批准的抗癌新药奥拉帕尼 olaparib (Lynparza),它可作为单药治疗之前至少经过3次化疗的晚期卵巢癌患者,或者BRCA突变阳性的晚期卵巢癌患者。

Dr. Carabulea表示一线化疗目前仍是标准治疗方案,在标准治疗无效的情况下,才改为基因突变疗法,尽管该疗法还未纳入标准治疗中,但在某些情况下可取得较好疗效。因此如果C女士对目前或后期化疗未产生应答,且符合适应征,则可使用奥拉帕尼。

  1. 是否可用内分泌药物维持治疗?

 Dr. Carabule表示虽然有些患者对激素疗法(来曲唑,氟维司群)应答良好,但应答率相对较低,故不建议作为一线治疗。

  1. 手术治疗是否可行?

Dr. Carabule认为当前C女士的病情并不需要也不适合采用手术治疗,只有当影像检查显示有大块肿瘤或出现肠梗阻症状时,才需要手术治疗。

此外,由于C女士具有BRCA2基因突变,而这种突变属于“常染色体显性遗传”,所以 Dr. Carabule建议C女士的家庭成员(子女、兄弟姐妹)进行遗传咨询和基因检测,核查是否存在 BRCA突变。虽然不是所有突变携带者都会发展成癌症,但是携带有这种突变的人具有很高的癌症易感性,预先通过基因检测发现这些突变将有助于更早地采取预防措施。

相关阅读:《乳腺癌/卵巢癌预防与治疗,BRCA基因突变是关键》

来源:好医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