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癌症化疗:生命长度和生活质量如何齐驱并进?

生命不息,化疗不止,这是绝大部分癌症患者的生活写照!然而作为癌症治疗中必不可少的一种重要手段,化疗药物却大多是缺乏选择性的,往往在杀伤癌细胞的同时,对正常的组织细胞也会产生一定影响和损伤。所以,当化疗药物在产生治疗作用的同时,常伴有不同程度的毒副作用,如:疼痛、呕吐、脱发、心律失常、骨髓或免疫功能抑制、甚至引起肺纤维化、肝肾毒性等,极大地影响了患者的生活质量。

如果一个化疗方案能让患者多存活数月,使肿瘤缩小若干个百分点,但这个过程却是以严重损害患者生活质量为代价的,那么这样的治疗是否得不偿失呢?其实,随着医学的发展,如今国际上,关于癌症的治疗重心早已从以“病”为中心转向以“人”为本,治疗效果评价的标准也已由单纯观察抑瘤率转变为重视患者生活质量的改善。也就是说,治疗不能以消灭肿瘤为唯一目标,医生在关注肿瘤局部治疗的同时,更应顾全整个机体,尽可能在延长患者寿命的同时又能提高其生活质量!

以美国为例,上个世纪90年代后半期,美国癌症治疗界就已开始改变肿瘤的“纯对抗性”治疗思路,主张适度治疗和靶向用药的个性化治疗,讲究提高生存质量!而也正是这个时期,美国肿瘤治疗效果开始得到有效提高,癌症死亡率降低,生存期逐渐延长,患者生活质量也得到明显提升。

美国癌症化疗如何保障生活质量?

那么,美国医生是如何帮助癌症病人在化疗的同时兼顾生活质量呢?这里我们结合Z先生在美国的治疗经历来讲。

Z先生,现年40岁,确诊胰腺癌伴肝转移,在2014-2015年间开始接受了“轰炸式”的抗癌治疗,总计7次肝动脉灌注化疗栓塞术及胰腺动脉灌注化疗术;20次的胰腺病灶放疗;以及为期5个月的联合化疗。但是治疗效果很有限,肿瘤依然进展,更重要的是化疗带来的脱发、恶心、呕吐等毒副作用以及后背剧烈的疼痛已经让Z先生不堪忍受。在通过好医友平台与美国医生进行远程视频会诊后,他毅然选择了赴美就医,并在美国癌症精准医疗专家Dr. Nader Javadi(内德•贾瓦迪)的Hope Health Center (加州希望健康中心)接受治疗。

Z先生所接受的是目前癌症领域最先进的精准医疗,依据肿瘤基因检测结果,量身制定化疗方案。而化疗过程的谨小慎微,尤其体现了美国医疗对癌症病人生活质量的重视。

1、化疗前预处理

美国医生在对癌症患者生进行化疗当天,需要先执行几个必不可少的操作程序,以确保可以安全实施既定的化疗方案,Javadi医生也不例外。首先是实验室检测,包括全血细胞计数(CBC)、生化指标(CMP)检测,如果有特殊情况还需预先做心电图(EKG)或其他检查。检查结果确认后,接下来就是关键的化疗前用药(Premedication),这是一种辅助的特殊药物组合(通常含2种或更多的药物,如地塞米松、苯海拉明和奥美拉唑等,具体因人、因化疗方案不同而异),一般在化疗前的几分钟或几小时给药,以消除或减轻病人化疗过程中可能产生的副作用或过敏反应。尤其是在一些肿瘤新药的使用上,美国医生经验丰富,能够防患于未然,让患者有更好的药物依从性。

2、化疗全程跟进

美国医护人员,在病人化疗过程中,都会严密监测患者情况,以便及时应对患者可能出现的不适反应或其他突发情况,并及时调整用药。Z先生在接受化疗的整个过程中,一直都有经验丰富的护士在一旁全程监测,确认Z先生情况稳定后,才让他离开。每次化疗后,医生都要严密跟进患者的CBC、CMP等相关数据(每周至少一次),以评估患者情况和治疗反应。

3、注重营养摄入

美国医生非常重视患者化疗期间的营养摄入,只有保证生活质量和体能的基础上,才可能更好地进行治疗。Javadi医生在第一次门诊时就向Z先生解释了平时补充营养(蛋白质)的重要性!他叮嘱Z先生每日的热量摄取不能低于2000大卡,同时也需要多喝水,以增强循环和代谢。由于肿瘤缘故,Z先生刚到美国之时,身体虚弱、食欲不佳,呕吐也比较严重,Dr.javadi就为他推荐了几款蛋白粉做成的奶昔状的流质食物(例如附图中的2种),容易入口,热量含量也足够。而在第二次门诊中,Javadi医生再一次强调了营养摄入的重要性,并对Z先生买到的蛋白饮品的用量做了说明和调整,同时也建议Z先生的家人能够提供均衡的饮食,让Z先生有足够的体能基础,来更好地接受治疗。

依照Dr.javadi的医嘱,Z先生在接受了一段时间的治疗后,不仅没有明显的化疗副作用,反而后背疼痛减轻了不少,止痛药用量减少了10mg。在身体能够承受的情况下,Z先生开始遵循Javadi医生的建议进行锻炼。

在第一个疗程结束后,Z先生的精神和身体状态有了显著的改善。刚来美国那会,说话还挺费力的,差不多说个15分钟就得停下来,休息半小时才能继续,现在已经可以连续说上1个小时,还能坚持在旅馆楼下宽敞的空地上进行跑步锻炼;以前食欲不佳,现在除了三餐还要加夜宵;原来要坐着才能勉强睡下,现在已经可以躺着一觉到天亮;两个重要的肿瘤标志物CEA和CA19-9复查数值也都有了显著的下降,其中CA19-9更是降了将近7000!现在Z先生开始利用治疗空余时间到处逛逛并安排旅行。

他也终于明白,为什么有人说,美国癌症病人从外表上是看不出来的,甚至很难辨别谁是患者,谁是家属,因为他们的精神状态、气色、形体方面基本和常人无异,而这也正是Z先生目前所保持的状态。

然而,“关注癌症患者的生活质量”作为近些年医学领域逐渐崛起的新理念,在我国的癌症治疗领域尚未完全成熟。因此当你反观国内时,会发现几乎晚期癌症患者,都像贴了标签一样,一眼就能看出异样和憔悴。由于医疗体制的不足和医疗理念的差距,加之国内病患的拥堵,很多情况下,国内医生在为癌症患者进行化疗时,很难再做细致化的预处理和顾及患者的生活质量,进而导致很多患者在化疗之后,身体更加虚弱不堪,直接造成其在“生活质量”上与美国患者的显著差距。

人类医治癌症到目前为止只有两条路:一是消灭癌细胞;二是增强患者抵抗力,尽可能减轻其痛苦,提高其生活质量!对于一些身体上遭受着病痛折磨,心理上承受着沉痛打击的癌症患者而言,也许他们需要的已经不是牺牲一切去延长那所谓的生命时限了,而是尽可能在提供治疗的同时,保障他们的生活质量,让他们在有限的时间里有尊严、有质量的活着!

(好医友原创文章,转载请标注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