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癌症精准医疗”走进好医友【医公益义诊】第11期

北京时间2015年3月26日上午,美国著名的癌症专家“Nader Javadi内德•贾瓦迪”作为好医友第11期【医公益义诊】活动的义诊名医,免费为国内癌症患者远程视频看诊。本期义诊报名异常热烈,一方面冲着Dr Javadi(贾瓦迪医生)享誉国际的“癌症精准医疗(Precision Cancer Medicine)”,即使用“未来基因测序”(“The Next Generation Gene Sequencing”)技术分析肿瘤标本中逾100种癌症相关基因,并通过不同肿瘤中的基因突变信息,结合病患自身癌细胞独特的基因特征进行确诊并制定高效精准的诊疗方案。另一方面,因为【医公益义诊】依托了符合美国法律的“好医友医疗信息系统”,在家就能实现与美国医生的远程视频沟通,相当安全便捷。

本期好医友从报名人员中,选出了6名癌症患者参与义诊,其余没有入选的患者也不要失望,因为有一个利好消息传来,预计今年5月份,Dr Javadi(贾瓦迪医生)还将再次通过好医友为癌症病患义诊,更多消息敬请关注好医友官网

义诊过程回顾:

一、针对右肺鳞状细胞癌术后(T2N3M0)的治疗咨询

病情简述:右肺鳞状细胞癌,行“右肺上叶袖试切除术+淋巴结清扫+肋间神经冷冻术”术后病理示:支气管中分化鳞癌;淋巴结:上纵隔淋巴结1/4,支气管周3/8。病理分期诊断:T2N3M0(шA期),术后未进行进一步化疗及放疗。

由于该患者目前在国内的治疗相对比较保守,Dr Javadi建议他可以考虑将肿瘤细胞的病理切片运送到美国进行基因测序,来确定更有力的用药方式。医生进一步说明,就患者这种肺癌而言,针对基因变异的特定靶向疗法加上免疫疗法以及传统的一些化疗药物,能有80%-90%的应答率,已经转移的肿瘤即使无法完全治愈,也可以让癌细胞消失大半乃至约90%,使癌症变成一种慢性病,患者可以在用药的情况下持续维持生命。考虑到该患者的年龄和免疫疗法的加入,预期效果应该会更乐观一些。如果到美国治疗,建议留美3个月,进行6个周期(每两周为一个周期)的调整,之后可以带药回国由Dr Javadi给予远程指导治疗。

备注:生物基因技术的突破是这几年在美国最先进的地区才正在发生的事情,除非医生的知识、技能已经达到非常高超的境界,否则根本无法驾驭这种“精准医学”,尤其针对癌症。在美国像Dr Javadi这样走在癌症精准医疗领域的医生还相当稀少。

视频期间家属还提到了患者目前面临的另一个问题,就是肿瘤压迫神经和声带,导致声音沙哑、声轻,询问是否有辅助的仪器可以提高声音。Dr Javadi告知没有辅助仪器,但有立即见效的临时处理方式。如果患者在美国,立即就可以进行一个低剂量、精准定点的放疗小手术,把肿瘤去除掉一点,减小压迫,恢复部分声音。但这个手术只是临时、治标的一个方法,如果治疗不得当,肿瘤会长大,情况还是会发生。要靠精准的治疗使得癌细胞减少,肿瘤缩小才是治本的方法。

二、针对非霍奇金淋巴瘤的治疗咨询

病情简述:非霍奇金富T细胞的弥漫性大B细胞型淋巴瘤。2014年8月采用美罗华+CHOP(环磷酰胺、盐酸多柔比辛、长春新碱、强的松)进行化疗,已治疗5个周期。既往曾用过GND方案和ICE 方案化疗。

Dr Javadi表示该类型淋巴瘤容易复发,不好治疗,旧的方法1-4线的化疗治疗效果并不好。但他注意到该患者的免疫组化报告里PD1 +, CD3+,这两项表明患者对Keytruda 或者Opdivo这类的PD-1抑制剂会有较好的应答。(PD-1免疫疗法的制剂对淋巴瘤有高达90%的应答率)。除了Opdivo和Keytruda之外,贾瓦迪医生还列出了几种药物让患者和他国内的医生看下哪些适合他的具体情况,如

  • a) 针对cd30(+)的 brentuximab
  • b) HDAC 抑制剂 belinostat: Beleodaq (belinostat) is a histone deacetylase
    (HDAC) inhibitor for the treatment of peripheral T-cell lymphoma (PTCL). (FDA 2014年7月批准)
  • c) 注射药物 romidepsin (2009年5月份批准)
  • d) Folotyn (Pralatrexate) : Folotyn is used to treat T-cell lymphoma that has spread throughout the body. It is given for relapsed T-cell lymphoma, or after other medications have been tried without successful treatment.

三、针对胰腺癌的治疗咨询

病情简述:胰头癌,胰腺中分化导管癌,周围少数淋巴结转移。在进行了胰腺十二指肠切除(whipple)术后,化疗近两月,化疗药:健择(1.2g*4次)和 佛尿嘧啶(0.2g*3次)。化疗效果不明显,肿瘤标记物(CA199)没有下降,出现腹部大范围和后背频繁疼痛。术后四个半月PETCT肿瘤疑似复发和腹腔、肝转移。

胰腺癌是一种比较难治疗的肿瘤,如果使用传统的规范疗法,胰腺癌晚期的平均生存周期只有6-9个月,其原因主要在于这种肿瘤细胞类型的多样性,和其他(例如乳腺癌)不同,胰腺癌往往是牵扯到几种甚至十几种基因的突变。Dr Javad认为该患者的情况,可以采用靶向治疗+免疫治疗,并组合传统化疗药物的方式来应对。他还画了张解说图,特别说明这个问题,对胰腺癌传统的治疗方式往往使用一种方案,堵住了一条路,而胰腺癌细胞是多样的,一条通路堵住,癌细胞会沿着其他的若干条蔓延开去,所以要在一开始的时候,就把所有的可能的通路都堵住。因此精准治疗的基因测序对胰腺癌这种传统意义上难治的癌症效果更为显著。胰腺癌一开始的治疗方案是非常关键的,治疗中不希望有任何通道产生抗药性之后再想起来去堵其他的通道。

四、针对肝癌术后复发的治疗咨询

病情简述:2013年确诊肺癌(早期),手术切除治疗。2014年又确诊胆管细胞肝癌,手术切除后未进行化疗。术后5个月发现肝内转移病灶,目前口服中药及免疫治疗。

针对该患者Dr Javad特别强调要明确2014年发现的胆管细胞肝癌到底是由最初的肺癌转移来的,还是原发性肝癌?他建议将两次的病理切片做对比。而关于患者询问的NK疗法的事情,医生告知NK疗法只是一种可以提高生活质量的辅助性疗法,在对抗癌细胞方面并不够有力。仅仅依靠NK疗法和中药进行治疗,效果不理想。针对肺癌,Dr Javadi建议采用靶向疗法加上免疫疗法,因其应答率可以达到90%以上。

五、针对结肠癌肝转移,肺转移的治疗咨询

病情简述:2014年9月确认结肠癌(中分化腺癌)肝转移。共进行过四次化疗,化疗效果SD。2015年1月进行了手术,切除结肠及肝脏病灶,并做了回肠造口,现正准备进行术后化疗。在CT和超声检查中发现左颈根部有淋巴结,近期复查发现肺部转移灶。

因为之前的化疗结果为SD,而基因检测结果KRAS12为突变型,其它为野生型,无法应用靶向药物爱必妥,患者主要想了解下一步化疗的方案。对此Dr Javad认为KRAS+表明该患者对一般化疗效果比较差。目前最好的治疗方法是做基因全面的基因测序,用来帮助找到最适合的药物。患者家属着重询问了基因测序的操作方法和时间,医生一一解答并建议在治疗中应该用PET-CT检查,与CT的区别在于PET-CT不仅仅能显示肿瘤的尺寸,还能显示肿瘤细胞的活性。有些方案使用之后,肿瘤细胞活性降低了,也是属于有应答。

六、针对胃食管结合部腺癌的治疗咨询

病情简述:2个月前因食欲减退,消瘦10kg,检查胃镜提示胃食管结合部腺癌,Lanuren分型:肠型。免疫组化:HP(+),使用奥沙利铂+卡培他滨方案化疗一周期。

针对该患者病情Dr Javad首先提出做几个基因段的检测如HER2, BRAF 和PD1。关于HER2的变异,患者家属确认是HER2-, 对此(HER2-)贾瓦迪医生建议的可尝试方案是:oxalipltin + xeloda + Avastin(但若胃出血,则不能使用Avastin, 因为会导致更严重的出血);如果是BRAF +,可以尝试靶向药物Vemurafenib (Zelboraf); 如果PD1 +, 免疫疗法针剂会有很好效果,即便PD1 -, 也可以使用免疫疗法针剂,就是效果可能不如PD1+的情况好。然后家属询问如何鉴定治疗方案是否有效果,Dr Javad表示要定期检查,建议检查CEA, CA19-9癌抗原(血检即可),PET-CT优于CT(或增强CT),因其可以看到肿瘤细胞的活性是否降低。同时,医生提到有一类的胃癌是有遗传性的,可以通过检查CDH1这个基因来确定是否有获癌风险。

由于患者对目前的化疗反应不好,家属询问是否能够停止化疗,Dr Javad认为目前的化疗刚开始一个星期,如果立即停止所有化疗,可能病情反倒会进展迅速(正是免疫系统被破坏而癌细胞还没有被打压下去的时期),所以并不建议立即停止目前的化疗,而是坚持下去。如果实在要停掉一种,可以考虑停掉奥沙利铂,继续使用卡培他滨。因为奥沙利铂血毒性比较强。关于患者迅速消瘦以及没有胃口的问题,医生建议可尝试的药物是:Marinol (dronabinol 屈大麻酚) 或者 Megace (megestrol 甲地孕酮) 或者可以尝试使用针灸进行辅助治疗。

Dr Javadi(贾瓦迪医生)在义诊的最后说道:“对于一些晚期癌症患者,我没有办法治愈他们,但也许我可以将他们的生存周期从6-9个月延长到2-3年,也许这2-3年里面就有新的药物,新的方法出来,能够拯救他们的生命呢。”这恰恰揭示了Dr Javadi创办的Hope Health Center(希望医疗中心)的“希望”含义,即为所有的肿瘤患者争取生存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