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愿跑死赛道,不愿病死床边!57岁患癌辣妈跑完马拉松“大满贯”

今年4月22号,57岁的成都女子刘英用4小时15分,完赛成了伦敦马拉松赛。至此,她完成了世界马拉松大满贯的最后一站,成为全球为数不多的“六星跑者”之一。

战绩一览:

2015年9月27日 柏林马拉松 4小时3分

2016年2月28日 东京马拉松 3小时55分

2016年10月9日 芝加哥马拉松 3小时55分

2016年11月6日 纽约马拉松 3小时56分

2017年4月19日 波士顿马拉松 4小时12分

2018年4月22日 伦敦马拉松 4小时15分

两年多,刘英完成了伦敦、柏林、芝加哥等六项马拉松赛事。她告诉记者,”成绩是次要的,重在参与”,而这六块沉甸甸的奖牌,就是对她付出最大的回报。因为这是她带着癌症,拼劲全力也想要完成的梦想。

原来,刘英是一位有着4年病史的淋巴癌患者。2014年,她因为胃部不适到医院检查,却被诊断患有早期惰性淋巴癌。但与其他病人不同,她拒绝了化疗,却穿上了跑步服,踏上马拉松征程。她说:“我宁愿跑死赛道,不愿病死床边!”

刘英先是马不停蹄地参加了国内几十场马拉松比赛,之后又将“世界马拉松大满贯”定为自己的终极目标。为了与癌症抢时间,她在两年多的时间里,“疯狂”报名出国参赛。自从决定开始跑世界马拉松后,刘英就极少回医院做检查,但仍然坚持每天吃药,每周打针。刘英告诉记者,自己从来没有觉得,靠跑步能打赢癌细胞,她只是想用这种”抗癌”的乐观精神,去感染更多的人。

对于刘英的做法,网友们各执己见。较为中立的看法是精神值得赞扬,但行为不值得提倡。有人甚至担心这样会对癌症患者造成误导。微博大V“肿瘤专科医生”认为,对癌症患者来说,马拉松这种运动并不合适,对病情未必有好处,可能起反作用。

事实上,既往多项干预性研究通过评估运动对成人及儿童血液癌症患者的益处,已经证实了运动干预可以改善成人血液癌症患者的身体成分和心肺适能、缓解疲劳、增强肌肉力量、提高身体机能和生活质量。

不过这并不是说,单靠运动就可以抗癌,而是要将运动作为综合治疗的一部分。2018年3月,荷兰乌德勒支大学May报告指出,在辅助治疗的同时经常运动的肿瘤患者,治疗结束后数年内身体状态会更好。治疗过程中参加运动项目的肿瘤患者更少出现疲劳。

评论专家认为,该研究结果首次证明了在肿瘤治疗过程中,锻炼身体的患者能长期保持较高的体力活动水平,这对他们的健康状况非常有益,能降低多种肿瘤的发生风险,有助于缓解治疗的不良反应。

目前的刘英精神头比年轻人还足,她相信跑步对自己还是有帮助的,至少没有让情况变得更糟。她最新的血检数据都显示正常,但所有检查结果要半个月左右才能出来,她表示无论结果如何,她都没有遗憾了。

对于癌症患者,选择合适的运动可增强体质,提高免疫力,还可从心理上获得鼓励。然而,并不是所有运动都适合癌症患者。要根据每个患者的实际情况具体分析,不要贪多,也不要急于求成,运动是长久的事,坚持下去才能达到成效。

癌症患者可选择慢走、慢跑、散步等慢速运动,以及太极拳、瑜伽等运动,一些比较剧烈的运动则不适合癌症患者。中国工程院院士、著名肿瘤外科专家汤钊猷表示,游泳和买菜,可以作为处方开给癌症病人。

癌症患者在运动时还应注意:对于严重贫血的癌症患者,除日常活动外,应适当推迟锻炼计划,直至症状改善。

免疫功能较差的癌症患者,在白细胞计数恢复安全水平前,应避免在公共体育馆和公共游泳池等场所运动;建议完成骨髓移植的患者在移植后的一年内避免此类运动。正在进行放疗的患者,应避免照射过的皮肤接触氯。

需要导管或饲管置留的患者,应谨慎或避免接触泳池水、湖水或海水,以及其他微生物环境,以免导致感染;不要进行导管周围肌肉的耐力训练,以防导管移动或脱落。

存在严重周围神经病变或共济失调的癌症患者,可能由于身体虚弱或失去平衡而导致患肢的活动能力下降低。因此,相对于跑步机上的行走训练,固定倾斜健身单车能够更好地帮助患者恢复活动能力。

有些患者在治疗后感到极度疲劳,难以参加运动,应鼓励患者每天坚持10分钟的轻度活动。

 

参考来源:看看新闻K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