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生Darzalex一线治疗骨髓瘤大获胜利 风险减半

在美国血液学会(ASH)年会上,杨森公司公布了一项试验的结果,显示在16.5个月的随访进行到一半的时候,Darzalex联合武田制药(Takeda)的Velcade(硼替佐米,bortezomib)、美法仑(melphalan)和泼尼松(prednisone,VMP),在新诊断的骨髓瘤患者中降低了50%的疾病进展或死亡风险。

风险减半是”五年前你所不能期望到的”,但该结果正好符合杨森公司基于Darzalex之前的药效而所预测到的。杨森全球治疗肿瘤领域的负责人Peter Lebowitz在接受采访时说:”该药非常有活性,一旦我们在复发的情形下开始看到的这些结果,我们期待在更早期的情形中看到这些结果。”

就此公司的看待方式是,这只是该药物迈向一线用药的开头。”我们所看到的是,这种药物似乎有益于与任何治疗方案的联合,如联合其他的IMiD方案、蛋白酶体方案……因此我们普遍认为这是一种机制,来改善任何已设定的方案的结果,”Peter Lebowitz说到。

杨森还有许多正在进行的与其他药物联合的一线研究,其中一项包括将IMiD(一种蛋白酶体抑制剂)与Darzalex合并为一种混合物。他说:”我们希望这种配伍变得相当普遍,你可以通过你最终选择的任何方案来使用此药。”

Darzalex是全球获批的首个CD38介导性、溶细胞性抗体药物,此前已经获得了首次FDA批准,用于接受三线治疗后疾病复发或进展的多发性骨髓瘤治疗。就在同期艾伯维、百时美施贵宝的药物Empliciti(埃罗妥珠单抗,elotuzumab)以及武田的Ninlaro(Ixazomib)被批准用于早期治疗。但Darzalex开展的多项研究帮助其迅速赶上竞争对手,2016年11月其在二线治疗方面也取得了进展。

杨森公司并不打算停留于一线治疗上,因其在更早的时候就在推进中了。另外,在ASH会议上,杨森展示了Darzalex在治疗郁积型多发性骨髓瘤方面的临床二期积极结果。郁积型多发性骨髓瘤是多发性骨髓瘤的前兆,其可以使患者处于发生更严重疾病的风险之中。

Lebowitz讲到:”疾病的早期阶段并不那么复杂,也逃不出治疗机理和产生耐药性,所以我们想在这些疾病情形更早些的时候开始介入”,他称这项研究的响应率”非常棒”。

他补充道:”这种模式的设定已经超越了一线,并进入更早的疾病情形。”

(来源:新浪医药编译/Bernardo)

文章、图片参考来源:ASH: Johnson & Johnson scores big Darzalex win in first-line myeloma, slashing risks in hal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