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伤继发性青光眼术后高眼压——美国眼科视频会诊

患者:小南(化名)

年龄:10岁

目前诊断:抗青光眼术后高眼压(左);外科性无晶体眼(左);陈旧性眼外伤(左)

治疗史:左眼眼球裂伤缝合术;左眼玻切+睫状体剥离+硅油填充术;左眼硅油取出+角膜缝线拆除+光凝术;左眼青光眼阀植入术;左眼青光眼滤过泡修补术以及术后常规抗感染治疗

用药史:美开朗、卢美根、派立明、苏为坦

主诉:左眼外伤后因眼压高,1年前行青光眼阀植入术,5个月前发现眼压反复增高,药物控制欠佳。

主要咨询问题: 如何开展后期治疗?

针对难治性青光眼手术时机及手术方案的选择?

视频会诊医生:美国专业眼科医生Elda Mehrabyan O.D.

2014年6月,来自河北年仅10岁的小南(化名)不幸因外伤致左眼球破裂,以“眼球破裂伤(左)和眼内炎(左)”急诊收治当地眼科医院,并相继接受了“左眼球裂伤缝合术”和“左眼玻切+睫状体剥离+硅油填充术”;术后半年再次接受了“左眼硅油取出+角膜缝线拆除+光凝术”和“左眼青光眼阀植入术”。然而,即使经历了多次手术,小南的视力情况依旧不见好转!2015年底,小南回院复诊时发现左眼出现反复波动高眼压,经美开朗、苏为坦等眼水点眼降眼压治疗,疗效不佳,不得不再次入院接受抗炎、降眼压及营养眼底神经药物治疗,并进行了左眼青光眼滤过泡修补术。

如今,小南的左眼角膜表面已满布疤痕,面对越发脆弱的患儿,下一步该怎么做,是否需要再次手术,手术的时间和方案如何选择,后期治疗如何开展等等,便成为了摆在国内医生面前亟待解决的问题!于是他们选择通过“好医友美国卫星诊所”与美国专业眼科医生Dr.Elda Mehrabyan进行远程专科视频会诊。

美国眼科视频会诊,提供专业“第二诊疗建议”

国内眼科医生通过卫星诊所与Dr.Mehrabyan视频会诊

Dr.Mehrabyan是美国眼科医学委员会认证的眼科医生,擅长管理和治疗各类眼部疾病,尤其擅长青光眼的综合治疗!她根据患者的病历信息,结合国内医生的现场问询给出了如下治疗建议:

一般情况下,眼球破裂后视力会变差,尤其小南左眼晶状体缺如且进行了多次手术,根据以往类似案例经验,在此情况下实施青光眼手术的成功性较低,而且还可能给小南带来更多并发症,预计效果不会太好。因此,她与国内主诊医生探讨在进一步实施诊疗前,需要明确小南的主要诉求是什么:是尽可能提高视力?或是保全眼球的完整性?还是尽可能降低眼内压,缓解不适?

  • 如果目标是改善视力,那么,Mehrabyan建议首先进行左眼视觉诱发电位、无晶状体眼屈光及视网膜视敏度检测。①如果小南视网膜功能尚可且存在提高视力可能,则可考虑行人工晶状体植入巩膜固定术。②如果小南视力无法进一步改善,则在其眼部内部结构允许植入且不危及眼球完整性或不出现眼压升高风险的情况下,选择人工虹膜植入。另外,从美观性角度来说,患者也可考虑配戴专业角膜接触镜或者行角膜移植手术。
  • 如果目标是维护眼球的完整性,并寻求眼睛舒适的话,则目前用药已经足够充分。不过依据小南病史及症状推测,Mehrabyan认为其可能罹患CME(黄斑囊样水肿),而目前已有研究证明Travatan(苏为坦)或 Lumigan(卢美根)可引起CME,因此建议不要使用上述两种药,而用Brimonidine(酒石酸溴莫尼定)替代,它既可减少房水的生成,又能增加葡萄膜巩膜的外流,在维护眼睛完整性的同时还能增加舒适性。
  • Mehrabyan认为如果小南眼内压(IOP)上升到50-60,可能会出现疼痛和大疱性角膜病变,虽然可考虑进一步行睫状体消融微创手术来降低眼压,但这对于10岁的孩子来说会带来较强的不适感;而另行手术(如植入引流管)成功率也不高。因此,Dr.Mehrabyan在与另一位眼科专家Dr. Bagda详细讨论后,一致建议在患儿眼压较高且出现不适症状时,可使用非侵入性、温和的二极管激光光凝术,此操作将拥有较高的舒适度。当然,Dr.Mehrabyan也补充道:如果证实患儿视力功能不能进一步改善,且IOP维持在可接受范围而无自觉不适症状,那么治疗目标则应以追求眼睛的美观效果为主。

持续了近1个小时的视频会诊顺利结束,Dr.Mehrabyan不仅在视频过程中耐心而细致地回答了国内主诊医生提出的所有问题,而且在视频结束后,还出具了详细的《第二诊疗意见》书面报告,针对视频中的相关问题进行了进一步补充和解释,也为小南接下来的治疗方向提供了全面专业的建议,极具参考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