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肺鳞癌伴脑转移——肿瘤精准会诊

患者:M先生

年龄:60岁

目前诊断:右肺鳞癌伴脑转移

个人史:吸烟史

既往史:十二指肠溃疡、高血压

治疗史:全脑放疗、肺部病灶放化疗

主诉:右肺鳞癌伴脑转移放疗化疗后

主要会诊目的:探讨下一步的治疗方案

视频会诊医生:

Afshin Eli Gabayan M.D. ——比弗利山庄癌症中心(BHCC)肿瘤内科首席专家、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临床副教授

M先生6个月前因不明原因右下肢无力就诊,行胸部平扫提示“右肺门占位性病变”,怀疑是肺癌,遂进一步接受影像、超声、病理、基因、血液等多方面的检测。综合MRI和PET-CT的影像结果,考虑右肺门恶性病变伴纵隔淋巴结转移及左侧放射冠区脑转移可能;支气管镜活检病理提示鳞状细胞癌;EGFR和 EXON基因检测结果阴性。之后5个月内,M先生先后接受了全脑放疗、多西他赛+顺铂化疗、吉西他滨+洛铂化疗、胸部病灶放疗等,最新影像结果提示肿瘤病灶缩小,治疗实现部分缓解(PR)。

“接下治疗是否应该延续目前的方案,还是需要进行调整?”成为主诊医生们最为关心的问题,他们在与M先生及其家属讨论后,决定通过院内好医友卫星诊所远程系统,连线美国肿瘤专家,共同探讨下一步的治疗选择。

肿瘤精准会诊——提供权威“第二诊疗意见”

出席本次视频会诊的是美国一流癌症中心——比弗利山庄癌症中心(BHCC)的创始人兼肿瘤内科首席专家Afshin Eli Gabayan M.D.(阿欣.伊莱.加巴彦博士)。虽然晚期癌症在许多情况下是无法治愈的,但Gabayan博士所带领的BHCC肿瘤精英团,已经在癌症精准治疗中取得了惊人成果,帮助许多晚期癌症患者成功控制住癌症的扩散,显著延长生存期,提高生活质量。

M先生的院内主诊医生与Afshin Eli Gabayan 博士进行远程视频会诊

会诊开始后,Gabayan博士在电子病历信息的基础上,进一步向院方主诊医生们进行了询问,以明确M先生的治疗细节和当前情况。然后,双方就化疗药物的选用、靶向基因的检测、PD-1免疫疗法、CAR-T 细胞免疫疗法等方面进行了深入的讨论,根据M先生当前的病情,Gabayan博士给出了自己的第二诊疗意见(摘要如下):

首先,从M先生当前情况看来,他的症状已经有所改善,这与当前进行的化疗方案以及先前放化疗的联合应用密不可分,因此,基于M先生对当前治疗方案能够产生积极应答,Gabayan博士建议放疗后继续使用吉西他滨+洛铂化疗。同时,他建议最好进行二代基因测序(NGS),实现完整的肿瘤基因检测,包括检测ALK 基因。虽然ALK 基因突变在亚洲人群的发生率较低,但如果是阳性结果,将对患者治疗用药起到重要指导作用。

然后,针对“相较于传统疗法,应用 PD1/ PDL1 抑制剂是否更有获益”的问题,Gabayan博士表示:曾经对于化疗后病情仍然进展的患者,并没有太多可选治疗方案,且普遍表现为低应答率,约10%左右。然而,随着 PD1 / PDL1 抑制剂如Opdivo投入临床使用,将近30%的肺癌患者产生有效应答,且耐受性较好、副作用少。目前Opdivo主要批准用于治疗黑色素瘤,同时也作为第二或第三线药物用于治疗肺癌,对于M先生而言也是一个备选方案。不过在使用方式上,Gabayan博士不推荐与化疗药物联合使用,而是单独用药。

最后,院方主诊医生还就CAR-T 细胞免疫疗法与Gabayan博士进行了探讨。Gabayan博士介绍了该疗法在美国的现状:“目前CAR-T 疗法在美国尚未获得 FDA 批准,仍处于临床试验阶段,主要应用于白血病和淋巴瘤治疗。第二阶段的临床试验结果显示,在弥漫性大 B 细胞淋巴瘤患者中的治疗反应率达 47%,滤泡性淋巴瘤治疗反应率为 73%……”

视频会诊结束后,Gabayan博士出具了详实的第二诊疗意见报告,为M先生的后续治疗提供重要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