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天使之城获得新生In the arms of the angel ,一位甲状腺癌患者赴美治疗经过

确诊经过

2012年4月,我出现左眼眼球突出,红肿难受症状。之后的一年多时间,辗转福建上海多家三甲医院,都是按照眼病治疗。病情时有反复,甚至不断恶化。

直到2013年12月,在上海某著名三甲医院颈部超声检查,发现甲状腺右叶低回声结节,大小为1.2*1.2*1.2cm;到了2014年 4月被诊断为甲状腺相关性眼病,高血压2级,右甲状腺结节。入院甲状腺结节穿刺活检,病理报告说倾向良性病变,但不能确定。我选择进行基因片段检查,显示 右甲状腺结节BRAF基因V600E突变,怀疑已经发展成甲状腺乳头状癌,但因和病理报告的倾向良性病变有冲突,无法确诊,主治医生嘱咐为保险起见,尽快 安排甲状腺切除手术。

决定出国就医

两年的漫长求医经历已经让我疲惫不堪,结果又是如此残酷,我瞬间就懵了。这时,家人提出在网上看到有些和我病症相似的病友会选择到国外就医。在与家人商量之后,我决定选择去美国做治疗。

为何选择出国手术?不仅仅是因为国内的两年求医没有效果,耗尽了我的耐心,还因为一些其他因素。患者就医无非关注的是以下几点:专家医术、医院设备、环境及服务、医疗价格。

事实证明,对于我所患疾病,国内除了医疗价格上可能有优势,其他都不及美国。在经济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去美国就医享受到的是更安心、放心、舒心的治疗。

好医友温馨提示:
美国的肿瘤成活率居世界首位, 平均治癒率(五年存活率)为81%, 癌症在今日美国已经不是“不治之症”,而是被当作一种可管理的慢性病来进行治疗。 很多美国患者在被告知得了癌症以后不仅很有信心治疗、生存下去,还会考虑生存下去的生活质量问题。另一方面,由于美国医疗系统完善,对医生的执业资质、医 疗产业的监管都异常严格,所以美国患者对医生信心是非常坚定的。

选择好医友

虽然做出了出国就医的决定,但是对于如何去美国就医,我和家人完全一无所知。

首先,我们必须选择一家出国就医服务机构。它不但必须拥有众多优质医生医院资源,贴心舒适的医疗服务流程,还应该能够帮助我们方便快捷的预约就诊。当然,费用也必须合理。

比较了国内众多机构之后,我们初步选定了好医友。在做出最终决定之前,我们还拜托美国的亲戚直接到他们 集团总部考察,当了解了该集团旗下有医疗信息公司、复合药实验室,以及洛杉矶本地的连锁药房等系列医药相关实体点后,感觉这是一家具备合格资质的公司。而 且在赴美治疗过程中的生活服务方面,该公司也能够做到细致合理的安排,不会在治病之外,为食住行操心。

选择医生和医院

网上前些时很火的一个帖子《一个硬币的另一面——美国看病记》中,作者“倾心2007”讲述了老公在杭州确诊癌症、辗转去美国看病并最终治愈康复的亲身经历。她提到是根据美国医院排名表来选择就诊医院。其实,在美国的医疗体制中,医生和医院是分开的。“找医生”比“找医院”更重要,更科学。

最初,我们也是试图通过美国医院排名表来寻找。结果发现,如果直接联系这些医院的国际患者部,流程繁复,预约手术时间不确定。如果寻找出国就医中介,要么告诉我们必须等待好几个月,要么在治疗费、服务费、保证金方面都超出我们的预算。在接触过好医友之后,才得知了一些美国医疗环境的真实信息,先找医院的做法似乎是本末倒置了。

好医友温馨提示:
在美国的医疗系统中,医生拥有的是专业的医疗技术,综合医院拥有的是护理资源与硬件资源,医生与医院是相对独立的。很多优秀医生独立执业,开办自己的私人 诊所独立经营(Solo Practice),对患者进行手术等治疗时,才使用到医院的资源,所以医生可以选择将患者带入到任何签约(Affliate to)的医院去接受手术。正是因为这样,美国的患者生病了,除了急诊外,都是去“找医生”,而不是“找医院”。医生厉不厉害跟医院排名也没有多少关联,这 方面跟国内是有显著区别的。

在美国,相当一部分肿瘤病人是在诊所或肿瘤中心(而不是综合医院)进行治疗的。比如说,影像检查,部分活检,病理检查,病理会诊,基因分析,放射治疗,以及化疗。而手术部分通常是由自由执业医生在签约医院进行的,手术后通常也只在医院住院几天。

美国的医疗资源、技术水平分布比较平均,医生以人性化的医疗关怀得到美国社会普遍的尊重,无论在美国东部还是西部就医,都会得到非常好的治疗。因为转诊渠道的不同,医院所收的费用可能会存在差异。

好医友针对我的病情,为我推荐了合适的专家团队。团队由内科医生 Michael Duffy博士、内分泌医生Roger Lerner、耳鼻喉外科医生David Alessi博士组成。其中,主诊医生为美国顶尖的耳鼻咽喉专科以及头颈外科专家Dr David Alessi(戴维•阿莱西博士),并且在他的签约医院里,选定了Cedars-Sinai Medical Center雪松 – 西奈医学中心(也称西达 – 赛奈医疗中心)。

为什么选择这家医院?因为除了在全世界都拥有极佳的声誉外,这家医院可是众多洛杉矶富豪、好莱坞明星家庭的“御用”医院。安吉丽娜茱丽、玛丽安凯丽、麦当娜、贝克汉姆,NBA湖人队球星科比布莱恩,体操公主霍尔金娜等等,全家医疗服务都是选择的这家医院!

好医友温馨提示:
美国医生术业有专攻,专科医生专精领域非常细,也使得在美国转诊制度极为成熟,转诊、会诊现象非常普遍,几乎可以说会贯穿每一个复杂案例。特别地,对于肿 瘤患者,在美国基本上一定都是多学科会诊。参与的学科涉及外科、肿瘤专科、放射影像科、病理专家、器官专科以及全科等。专家团队的紧密协作,在很大程度上 避免了盲目治疗,低效治疗,甚至错误治疗。可以说美国的多学科会诊是美国肿瘤治疗的一个有别于中国肿瘤治疗的一种比较特殊的方面。81%的治癒率就来自于 这么严谨的科学方式。

就医准备过程

首先,我们将国内医院出具的病历报告发给好医友。他们帮助我整理翻译成英文,创建电子文档,发送到他们云端系统,使得美国医生可以“隔空问诊”。

其次,去美国前,好医友安排了一次我与Dr David Alessi戴维•阿莱西博士的视频沟通,以便医生确认我的病症是否适合出国治疗,以及是否能够在美国得到有效治疗。——不适合出国治疗或是无法治疗的 ,美国医生会直接拒绝。所以,远程咨询持续了40多分钟,整个过程医生非常耐心,使我对赴美治疗成功更有信心。

最后,好医友的工作人员向我详细解释了医生给的治疗方案,以及在美国的行程安排,还告诉我医生预估整个 医疗费用大约是8万美元(在我们的经济承受范围内)。除了医生的邀请函外,他们还给了我们一张“赴美须知”,里面有接机人的联系电话、入关注意事项,还有 万一在过关的时候,被海关人员询问或核查,应该如何指引海关联系美国本地的联系人。这个细节让我和家人觉得更加安心了。

好医友温馨提示:
在美国,病人有一切知情权。也就是说医生必须当面向病人说明所有的病情,这包括诊断,生存的可能性,治疗的作用副作用,还有治疗的效果等。

就医经过

耳鼻咽喉—头颈外科专家Dr David Alessi戴维•阿莱西博士

第一天(4月29日)晚上我们抵达美国,有专人举着牌子来接机,将我们送到预定住所。Alex(好医友美国总部的服务专员)在那里热情地迎接了我们,又解释了一遍就医以及生活注意事项,并给了我们一个预付费的美国本地手机用来联系,还有一张标明了住所附近餐馆和商店位置的地图。为期约一个月的治疗即将开始,这个被誉为“天使之城”的洛杉矶,会带给我好运吗?

第二天,休息。

第三天(5月1日),我们前往主诊医师耳鼻喉科专家David Alessi博士的诊所。

这是诊所吗?这里没有嘈杂的人声,拥挤的人流,却有着优雅的环境,热情的护士。我略紧绷的神经很快放松了。诊所护士通过翻译,耐心教导我们 填写个人信息资料、病历病史问答、服药问答等表格。填好表格之后,在候诊室没等多久,我们就通过好医友专享的绿色通道服务优先进入了问诊室。Alessi 博士进来后,还冲我说了句中文“你好”。他根据之前准备好的英文病历,向我一一核对了在中国做的每项检查,并且询问了各种药物反应。之后,Alessi医 生给我做了一个鼻内窥镜检查。检查结束,他微笑着告诉我不要担心,他会尽快安排甲状腺癌切除手术,同时开了一些药物让我手术前服用,然后我就可以回去等候 手术时间的通知了。

好医友温馨提示:
如前所述,美国医生与医院不是雇佣关系,而是协作关系,优秀的医生有自己的执业诊所,医生平时都在自己的诊所问诊,当执行手术需要用到医院的设备和护理资 源时,会去医院。医院是急诊、重症护理和术后护理的所在地,所以美国医院最看重的荣誉奖项之一是“玛格丽特”护理奖(Magnet Recognation)。

内科医生Michae T Duffy迈克尔T达菲医学博士

第五天(5月3日),David Alessi博士诊所的助理医师打来电话。确认团队各医生都已安排预约好,并已安排5月5日早上11:30的手术前内科医生门诊和5月10日早上 10:00的雪松 – 西奈医学中心手术。当天,内科医生诊所和雪松西奈医学中心的工作人员都打来电话,确认了上述门诊及手术时间,并留下了联系方式。Alex为我接听电话并及 时与我们沟通。

第七天(5月5日),我们按约定前往内科医生Michael Duffy博士的诊所,他详细地询问了我的个人病史和家族史,并且让我换衣服做全身检查,以及抽血送检。目的是要确认全身器官功能数据,确认手术风险最 低。医生给我看诊就花了将近一个半小时,我纳闷了,这要是病人多一点可怎么看得完?不过后来总算明白了,在美国,医生必须保证和每个患者的沟通时间,所以 在美国看医生需要提前预约。而医生每天的看诊人数都是有限制的,一天二十几个就已经算多的了。

好医友温馨提示:
美国医患关系和谐,患者绝对相信医生专业,而医生以严谨而不失人性化的专业态度对待每一位患者。很多医生和患者甚至患者家庭的关系都是非常好的,特别是内科、全科、妇科医生有时服务患者全家几代人,建立起一生甚至几代人的家族之间的朋友关系。

先进仪器查找血管,方便输液

在检查结果确认可以手术后,我做好了心理准备,等待5月10日的来临。

第十二天(5月10日),这一天我和家人早早就起床了,赶赴Cedars-Sinai Medical Cente雪松西奈医学中心。10点左右,进入一楼小房间办理入院手续,填写个人基本信息,院方给我们提供了术前术后注意事项手册,并让家属签署了知情同 意书。中午12:00,我进入5楼手术准备室,更换手术衣、护士做术前准备,还有一位男性高级护理师给我做术前心里辅导,让我放松心情。好医友的 工作人员之前和我们说过,医院会安排专职翻译帮我们沟通,我们这位翻译是一位亚洲面孔的青年小伙子,态度很友善,指导我们填表,帮我们和护理师沟通。半小 时后,有位年轻的姑娘走过来,她是院方特地安排的一位中英双语麻醉师,麻醉过程中,她用中文和我聊天,分散了我的注意力。似乎在不知不觉中,各种仪器的导 管就已绑在身上了,输液的针也插进手臂了。值得一提的是,她在插针的时候,是用一种仪器直接照射到我手臂皮肤上,血管立马显现出来,很快针就插进去了,好 先进!

迷糊中似乎我被推入了手术室,手术过程我自然一无所知。手术是在下午两点半结束的。David Alessi博士从手术室出来后,告诉家人我的手术十分顺利,也没有发现癌细胞扩散。真是谢天谢地!14:50分我被送入术后观察室,19:45分送入病 房。这里的病房宁静而温馨,我看着天花板上的蓝天白云灯,心里很平静。病床上还安装了电子监控设备,床边也立了一个大家伙,实时监控。床体本身还带有辅助 运动的功能,躺累了,没事动一动,还能帮助保持肌肉活性。

手术准备

第十三天(5月11日),术后第二天。早上7点多DavidAlessi博士到病房看我,手里还捧了一束花,竟然是送给我的!真是太意外了,国内医生查房,能多说两句话就不错了。

David Alessi博士查看了各种仪器在我术后12小时的监测数据,并了解了术后情况,要我12日到他诊所复诊,并且告诉我可以出院了。如果不是事先了解,我肯 定是没法接受术后第二天就出院的(虽说住院费贵得要命)。在美国,再复杂再大的癌症手术,最多住几天也就出院了,复查直接到医生诊所就行,就连癌症后续的 放化疗也是不需要住院的,多数直接在诊所就可以做。于是,我在术后第20个小时(10:30)就办理了出院。

好医友温馨提示:
美国的病床非常昂贵,一般的住院费用床位费是3000-4000美元一天,医生费用,手术,护士,药品,检查,输液,输血,等等费用另加。

病床+监控电脑+床头监控器+沙发+病情记录板+卫生间
病房全景:病床+监控电脑+床头监控器+沙发+病情记录板+卫生间

第十四天(5月12日),术后第三天。我们到David Alessi博士的诊所复诊,医生打开伤口的纱布检查伤口,并且用一种药膏涂在我伤口上,之后他告诉我可以洗澡,不用再包纱布了。我真的照办了,洗了澡还照了下镜子,伤口只有4公分,比我预期的小多了,太好了!

病房外景:病床区入口+病房窗外景色+病房窗外夜景
DavidAlessi博士送的花 

同一天,内分泌医生Roger lerner的助理通知我说,接下来我将由Roger Lerner医生接手治疗。5月14日上午11:00门诊,以决定下一段治疗方案。

内分泌医生Dr Roger Lerner 罗杰•勒纳博士医学博士

好医友温馨提示:
在美国,正规途径就诊患者的资料目前已经基本实现全部电子化,各个医生、医院之间也联网互通,检查也是做一遍即可,因为都是标准化的,不管在美国哪个合法 实验室、诊所做都是一样。病历资料所有权属于患者个人,有患者隐私保护条例,经患者本人同意签字后,医生、医院就能访问患者的病历资料了。美国也拥有非常 完善和成熟的转诊制度,医生除了精通自己的专业,也会经常与其他医生进行友好协作,在将患者转入另一位医生之前,就已经与该医生及护理人员做了充分的沟 通,让他们在患者未到之前按就已熟悉患者情况,并事先做好一切准备。这在国内还是很难实现的,同样的检查,不同医院经常会有不同结果,互相之间的认可首先 就难以保证了,而所谓的转诊,实质上也只是将患者换到另一个医院,重新做检查,做治疗,转诊前是什么医生看的,做的什么检查、什么治疗其实关系都不大,很 多情况下都是一切重头来。

第十六天(5月14日),我们按时到达内分泌医生Roger Lerner诊所,在那里检查因甲状腺引起的突眼,做了全身触诊、开药治疗、抽血送查,整个下来花了将近2个小时。医生告诉我们,术后肿瘤样本已由院方送 到国家实验室由专门的病理专家化验分析,10天内会将肿瘤分析各种数据反馈给他,包括术后血检数据报告在7天内会一并汇总给他,届时他将根据这些数据结果 决定下一段治疗方案。

手术后一周,我已经可以正常活动、外出了,伤口也恢复得很好。整个恢复过程都没觉得痛或痒,疤痕不细看,也看不大出来。(对于女性而言,这一点太重要了!)眼皮浮肿消退了,眼红、突眼症状也显著缓解,就等着术后的检查报告了。

术后第三天 伤口

术后10天,伤口恢复很好,几乎看不清疤痕

第二十七天(5月25日),内分泌医生Roger Lerner电话通知我们说,手术非常成功,血检报告显示所有数椐都已回复到正常指标,因此不需做任何后续治疗。今后每半年复诊一次就行。他解释说,如果 血液中还有癌细胞,就表示有可能手术切除不干净或己扩散转移,后续需要化疗或放射治疗和药物治疗,而化疗药物配方是根据每个患者癌肿瘤送检数据而(个性 化)配制的,这也是送检的目的,而不只是检验良恶性。“私人定制”,原来这也是美国医疗先进的一个地方。听后,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我可以安心地回国了!

手术前—眼皮浮肿、突眼、眼红
手术后一周–浮肿消退,突眼、眼红均缓解

费用上,最初医生为我预估了医疗费8万美元,实际只支付了不到5万美元。当初好医友的人和我们解释过, 这个预估的价格是个比较保守的平均价格,而美国医疗是“个性化医疗”,即便同一种病,每个人的治疗根据个人情况也有不同。医疗方面具体的价格,医生、医院 收费的时候都有账单和收据给我们。而我们感觉,因为有了好医友专享的绿色通道,不仅仅在手术预约更快了,看门诊的等待时间缩短了,医生、医院实际收取的诊 费上可能还给了我们一定的优惠。

这次美国看病之旅,没想到是如此的顺利和圆满,之前担心的语言交流问题、生活问题、花费问题以及医疗上的种种问题都是如此平顺。看来天使之城给我带来了好运!

(本文由患者口述,好医友整理,所有内容得到患者许可)

好医友温馨提示:
在经济不断发展的今天,普通人群对于医疗、健康问题要求也越来越高。国内的医疗水平已经不能满足部分人的需求,越来越多的人选择出国看病。而多数人并不是 非常了解国外的就医模式、医疗选择等问题。文化的差异使很多人陷入误区,花了不少冤枉钱,又没有得到理想的治疗效果。加上目前国内黑中介横行,不断有国内 患者高呼上当,被不良中介机构欺骗,不仅损失大量金钱,还耽误疾病治疗。在此建议您选择安全、可靠、便捷的好医友国际医疗平台,将确保您的海外医疗行程全 程无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