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天使之城获得新生In the arms of the angel 一位甲状腺癌患者赴美治疗经过(后续)

俗话说:快乐时稍纵即逝,痛苦时度日如年!对于我来说,疾病缠身的那两年便仿佛经历了半个世纪一般;而当如今不再遭受病痛折磨时,时光倒是马不停蹄。又一个半年已经过去,而我因为复诊又一次踏上了这块充满希望和活力的土地,也是让我获得重生的天使之城——美国洛杉矶。

当我之前的手术主诊医生,美国顶尖的耳鼻咽喉专科以及头颈外科专家Dr David Alessi(戴维•阿莱西博士)在大老远的地方看到我时,便一边朝我挥手一边带着他那绅士般的微笑迅速向我走来,仿佛我不只是他无数普通的患者之一,而是他多年未见的老朋友。西方医学之父希波克拉底曾说过:医生的三件法宝是语言、药物和手术刀。而显然我的主诊医生对此践行的非常彻底,他的精湛医术挽救了我的生命,而他的言行举止则让我感觉自己不只是一个病人,而是一个备受尊重的个体!

Dr Alessi详细的询问了我这半年来的身体各方面状况,并进行了各项检查。不出所料,检查结果一切顺利,无肿瘤复发迹象,临走时Dr Alessi给了我一个祝福的拥抱,他希望我能保持这个良好的状态和正常人一样一直健康的生活下去,看着他那真诚的眼睛,我想我又怎能辜负这份沉甸甸的祝福!

国内辗转就医无果,最终选择赴美治疗

我是一个癌症患者,不,应该说我曾经是一个癌症患者!

2012年4月,我由于左眼眼球突出、红肿难受,开始了一年多的辗转求医经历,在此期间都是按照眼病治疗,但病情时有反复,甚至不断恶化。直到2014年4月我才被诊断出甲状腺相关性眼病,之后进行穿刺活检显示出倾向良性病变,而基因片段检查却怀疑已经发展成甲状腺乳头状癌,两种检查结果的互相矛盾导致了我的病情依旧无法确诊。

两年多的漫长国内就医经历却等来了一个没有结果的结果,让我和家人倍感失望,并最终选择在“好医友国际医疗平台”的协助下,赴美就医。好医友针对我的病情,为我推荐了由耳鼻喉外科专家Dr Alessi担任主诊医生,联合内科、内分泌医生等组成的专家团队,并在Cedars-Sinai Medical Center(西达-赛奈医学中心)进行了手术。最终手术非常成功且彻底,在我抵达美国的第27天,医生便宣布我可以放心回国了,半年复诊一次即可!

实在无法想像,在国内两年多的折腾没能得到有效治疗的我,在来到美国不到一个月时间便成功得到治愈,来之前的所有忐忑和不安也都消失殆尽,本来做好长期抗战的心理准备也似乎变成了多余。离开美国那天好医友客服专员将我们送到了机场,看着机场上空的蓝天白云,我多么庆幸曾经做了一个如此正确的选择。

在美成功治愈,回国现状安好

回国后,我就按照Dr Alessi的处方要求,每日服用synthroid(左旋甲状腺素)作为一种激素替代治疗,同时补充钙片,由于我有高血压病史,所以也搭配了降压药exforge,至今一直维持用药。 我的身体没有再出现任何状况,我和家人的生活也渐渐回到了正常的轨道上。

今年1月,我按照医生的嘱咐,赴美进行首次复诊,检查结果显示血液里依然很“干净”,没发现癌细胞。而这次,是我第二次赴美复诊,情况依旧一切良好。三次踏上这个国家,每一次的离开都是轻松和愉快的,我想美国看病的这段经历将会是我人生中一场难忘的回忆!

有时候我也会回过头想想,如果当初自己选择留在国内继续看下去,不知道等待我的将是什么样的结果。而且在去美国之前,我和很多人的想法一样:病人在医生的眼里可能不过是一台出了毛病的机器,人上了医院犹如一台有毛病的机器进了修理店,医生对病人手术也像修理工给机器换零件一样,很少存在感情与同情。而到了美国之后,我发现我所见到的每个医护人员都是亲切的,他们会很详细的跟你解释任何治疗方面的问题,了解你的想法,通过他们脸上的微笑,你能感受到发自其内心的尊重和平等。

尤其对于癌症患者而言,人们在得知自己的病情时除了努力活着其它什么都变得不重要了,而这时候医生就成了唯一的救命稻草。在生离死别的恐惧之中,病人得到的宽慰无疑只能来自于医生,亲人好友的安慰和医生的开导相比都变得无比的苍白,医生对病人的每一句话、每一个表情都牵扯着病人的心,只要他们的一句关心的话语,一个微笑就能让患者感受到希望。

时隔半年再次提笔记录这些东西,除了重温一下美国医生的人文关怀,更主要的还是想通过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大家,绝境中在哪里都会有希望的,癌症并不等于绝症,并不等于死亡,一定要勇于面对,及时接受医治,不要因为耽误治疗而给自己、给家人留下遗憾和后悔!

(本文由患者口述,好医友整理,所有内容得到患者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