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3款新药有望为晚期肝癌患者带来曙光

作为全球第二大常见的癌症死亡原因,晚期肝细胞癌(HCC)的治疗在过去十年间进展较慢,但这一现状有望很快改变。

▲晚期肝细胞癌的治疗在过去十年间进展缓慢(图片来源:Consumer Health Digest)

“第一个可以为HCC患者提供生存益处的的全身治疗是十年前开始施用的,” 德州大学西南医学中心的消化道及肝病科临床主任兼医学副教授Amit Singal博士说。2007年,FDA批准了靶向血管生成的多激酶抑制剂索拉非尼(Nexavar)。而在此后的十年间,HCC治疗领域一直没有取得突破性的进展。

而到今年年底之前,有3种新疗法将会为晚期肝癌患者带来希望。一款是今年4月份获FDA批准的小分子多激酶抑制剂regorafenib(Stivarga),作为曾接受索拉非尼治疗的HCC患者的二线治疗方法。 一款是抗PD-1药物纳武单抗(nivolumab, Opdivo),FDA将于9月底前决定是否批准它作为HCC的二线治疗方法。 另外一款也在审查的是lenvatinib(Lenvima),有望作为HCC的一线疗法。

▲部分在晚期肝细胞癌中进行的3期临床试验(图片来源:OncLive)

Regorafenib带来希望

去年,3期临床试验RESORCE的结果证明了regorafenib对HCC患者的生存益处,HCC治疗的范式开始发生改变。

这项试验在573例施用索拉非尼治疗后进展的晚期HCC成人患者中评估了regorafenib的疗效。这些患者随机接受regorafenib治疗,每4周的1-3周每日一次口服160毫克regorafenib加最佳支持治疗(BSC),或接受安慰剂加BSC治疗。主要终点是总生存期(OS),就是治疗持续到疾病进展或不可接受的毒性。

结果显示,接受regorafenib治疗的患者的中位OS为10.6个月,安慰剂组为7.8个月;regorafenib组的中位无进展生存期(PFS)为3.1个月,安慰剂组为1.5个月;总体缓解率(ORR)在达到11%,安慰剂组为4%。这些结果清楚地显示了使用regorafenib进行长期治疗的效果。

免疫疗法显示潜力

越来越多的研究表明,HCC采用免疫抑制过程。所以,针对PD-1/PD-L1通路和CTLA-4的免疫检查点封锁策略,有望为HCC治疗带来新思路。其中最有潜力的是PD-1抑制剂纳武单抗。

评估抑制剂纳武单抗作为HCC二线治疗的临床试验结果正在FDA的审查中。这项叫做CheckMate 040的临床试验包含了262例晚期HCC患者。

结果显示,剂量递增阶段的总体客观缓解率(ORR)为15%,包括3例完全缓解(CR)和4例部分缓解(PR);中位缓解时间为17个月,中位进展时间为3.4个月;疾病控制率达到58%。在扩充组中,ORR为20%,包括3例完全缓解和39例部分缓解,疾病控制率为64%。

“这是第一次在HCC人群中测试PD-1抑制剂。这个群体比较困难,因为除肝癌外,大部分患者都有肝硬化,“研究员之一的Bruno Sangro博士说。

目前,纳武单抗作为HCC一线治疗的3期临床试验CheckMate 459也在进行中。全球入组已经完成,正在中国进行子项研究。

新型靶向疗法涌现

随着免疫疗法在HCC治疗领域的进展,研究人员也开始关注新的靶向疗法,并取得了一定成功。

Lenvatinib

根据3期临床试验REFLECT的结果,使用lenvatinib对不可切除的HCC患者进行一线治疗,可将PFS提高3.7个月,并且OS不劣于索拉非尼。另外,lenvatinib治疗组的中位进展时间为8.9个月,进展风险降低了37%,ORR为24.1%。

基于这一结果,Eisai公司已于7月份向FDA提交了将lenvatinib作为HCC一线治疗的补充新药申请。

Cabozantinib

Cabozantinib是另一款治疗HCC颇具潜力的靶向药物。

最近公布的包含41例晚期HCC患者的2期临床试验结果显示,经Cabozantinib治疗的中位PFS为5.2个月,OS为11.5个月,肿瘤消退率达到78%。

不可忽视的早期诊断和预防

我们很高兴看到科研人员在晚期HCC治疗方面取得的进展,不过不可忽略的是,HCC的早期诊断也很关键。如果在早期发现HCC,预后是很不错的。不管是采用肝移植或消融法,5年生存率可以超过60%-70%。所以,筛查HCC高危患者具有重要意义。

此外,肝癌的预防也是重点。乙肝疫苗和丙肝治疗的普及可以有效降低HCC的患病率。

我们期待着这些新的治疗方法可以为广大肝癌患者带来治疗希望。

参考资料:[1] HCC Therapies Rapidly Advance After a Decade of Disappointment

来源:e药环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