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肠癌术后肝肺骨髓转移——肿瘤专科视频会诊

患者:C先生

年龄:55岁

目前诊断:直肠癌术后肝肺骨髓转移

目前用药:瑞格非尼、希罗达、盐酸曲马多

主要会诊目的:寻求基于目前状况的肿瘤综合治疗方案

视频会诊医生:美国精准癌症医学先驱Dr. Nader Javadi M.D.

病史简述:

2014年12月,C先生因体检发现直肠肿瘤,入院行直肠癌根治手术,术后病理提示:溃疡型中低分化腺癌伴淋巴结转移性癌!随即开始接受奥沙利铂+替加氟化疗,盆腔放疗,同步口服希罗达,但疗效并不显著;之后调整化疗方案为伊立替康+5-氟脲嘧啶+安维汀,但也因后期出现严重副作用而终止化疗。

为了寻求更有效的治疗方案,2015年底,C先生开始接受呋喹替尼的第三期临床治疗(呋喹替尼是一种新型高选择性二代VEGFR抑制剂,尚在实验用药阶段);并采取静脉滴注唑来膦酸,伴胸椎放疗;而且期间还尝试了PD1.Keytruda治疗,但无应答;转而口服瑞格非尼治疗,同时行胸椎碘粒子植入术,并服用西乐葆和曲马多止痛,希罗达照常服用。然而,即使尝试了各种治疗方案,C先生的病情依旧没能得到有效控制,因而希望能够通过“好医友美国卫星诊所”寻求美国医生权威有效的肿瘤综合治疗方案。

专科视频会诊——提供权威“第二诊疗意见”

为C先生提供肿瘤专科视频会诊的医生是全球“精准癌症医学”领域为数不多的开创者之一——Dr. Nader Javadi!他拥有美国内科医学委员会多重认证的普通内科、血液学以及内科肿瘤专科医师资格,是“加州希望健康中心(Hope Health Center)”的创始人兼主任医师,被医学届公认为包括前列腺、肝脏、卵巢、直肠以及肺部肿瘤等在内多个细分领域首屈一指的专家。他为病患设计和运用的肿瘤订制诊疗方案得到100%的回馈,他始终坚定推崇多途径靶向治疗,将不同的化疗、生物疗法以及免疫疗法、靶向疗法相结合从而大幅优化疗效,提高病患生还率。

在本次视频会诊过程中,Dr. Javadi根据C先生提供的相关病历资料及主要诉求,提出了以下治疗及用药建议,为其后续治疗提供参考,摘要如下:

首先, Dr. Javadi建议在C先生的肝脏病灶提取新鲜组织制成蜡块进行二代基因测序,可检查出包括PD-1/PD-L1和所有其他过去未出现过的基因突变。若发现新的突变,便可据此制定新的方案(在此之前可使用mTOR抑制剂作为维持性治疗),更具针对性。

治疗方面,Dr. Javadi暂时不建议手术治疗,因为此时手术可能会延迟系统性治疗,并产生更多副作用,所以他建议C先生联合使用PD-1免疫治疗与化疗,前者会因为后者破坏肿瘤细胞而更有效,可让肿瘤细胞释放更多的抗原供PD-1抗体识别,以进一步增强治疗效果。若选择Yervoy(伊匹单抗)可与PD-1免疫治疗产生协同作用。

至于化疗药物的选择,Dr. Javadi建议考虑使用Onivyde(伊立替康脂质体注射剂)和Cyramza(雷莫芦单抗),同时联合Opdivo(纳武单抗)或者Keytruda(派姆单抗),可产生更好的应答。这种联合方案具有非常良好的耐受性,且副作用并不比单一使用Opdivo显著增加。Dr. Javadi表示,如果治疗起作用,C先生的疼痛就会减少,身体状况也会好转,可以耐受进一步的治疗。不过,如果C先生疼痛显著,止痛药无法控制,或化疗无法在指定部位起效,则建议只采用局部放疗作为姑息性治疗。另外,如果C先生脊椎存在病理性骨折,可推荐指定位点的姑息性放疗,一般来说,使用立体定向放射治疗(SBRT)不得超过5–6个疗程。

另外,在视频结束后出具的“第二诊疗意见”报告中,Dr. Javadi还为C先生提供了详尽具体的化疗前辅助用药建议(包括帕洛诺司琼、法莫替丁、地塞米松、阿托品、苯海拉明),具体化疗方案、用药剂量、疗程、使用方法等,极具参考价值。Dr. Javadi强调,治疗癌症的首要任务是提高生活质量,其次是延长存活期。如果治疗方案产生50%的应答,则有助于患者存活超过6个月;如果继续调整治疗方案(基于基因突变的靶向治疗),则有助于延长1-2年以上生存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