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乳腺癌——肿瘤专科视频会诊

患者:L女士

年龄:40岁

家族史:乳腺癌

目前诊断:(左乳)乳腺癌Ⅱ期

目前用药:曲妥珠单抗(赫赛汀)、多西他赛

主诉:确诊乳腺癌1周

主要咨询问题:

1、假如当前治疗方案失败或效果不明显,是否有其他推荐?

2、在美国是否有其他靶向药物?具体是什么?

3、假如周期化疗后肿瘤局限化,是否需要手术?

4、国内主治医生要求维持赫赛汀治疗1年以上,是否必要?

视频会诊医生:美国资深肿瘤学专家:Dr. Gabriel Carabulea M.D.

病史简述

今年8月初,L女士因无意中发现乳房肿块前往当地医院就诊,经乳腺彩超检查提示:双侧乳腺增生;左侧乳腺低回声团块(BIRADS-5类);左侧腋下多发低回声结节(肿大淋巴结);右侧乳腺低回声结节!同时,癌胚抗原CEA和糖类抗原125也均显示异常。因此,为进一步明确病情,L女士随即又进行了左乳组织活检和全身PET-CT检查,结果不幸确诊为“(左乳)非特殊性浸润性导管癌Ⅱ级”!

很快,L女士便开始接受靶向药物赫赛汀治疗,同时结合多西他赛+卡铂AUC化疗,以及戈舍瑞林皮下注射!目前已完成一个周期,但效果并不理想,这让L女士及其家人陷入了焦虑,因而希望能够通过“好医友美国卫星诊所”获得美国专家的“第二诊疗意见”,包括:①弄清楚当前的治疗方案是否合适,如若当前治疗方案失败或效果不明显,是否有其他更好的选择;②在美国是否有其他靶向药物,具体是什么;③假如周期化疗后肿瘤局限化,是否需要手术;④关于用药,国内主治医生要求维持赫赛汀治疗1年以上,是否必要等等。

肿瘤专科视频会诊——提供权威“第二诊疗意见”

本次为L女士提供“肿瘤专科视频会诊”的是美国资深肿瘤学专家Dr.Gabriel Carabulea,他拥有美国内科医学委员会认证的内科和内科肿瘤双重专科医师资格,在临床研究、姑息性和支持性治疗上学识渊博,在各类实体肿瘤和血液肿瘤的诊疗领域具备近30年的丰富专科临床经验,尤其在脑部肿瘤、黑色素瘤、肺癌、前列腺癌、白血病、淋巴瘤等癌症治疗领域具独到造诣。而在本次视频会诊中,Dr. Carabulea也充分展现了一个美国医生所应具备的职业素养和专业诊疗技术,不仅耐心详尽地回答了L女士家人提出的所有相关问题,而且也针对其后续治疗给出了具体的治疗和用药方案;另外,视频结束后,还为其出具了权威第二诊疗意见书面报告,极具参考价值(摘要如下:)

L女士家人在好医友卫星诊所医生的协助下与Dr. Carabulea进行视频交流

1、假如当前治疗方案失败或效果不明显,是否有其他推荐?另外,国内主治医生要求维持赫赛汀治疗1年以上,是否必要?

Dr. Carabulea首先对L女士当前的新辅助化疗方案(多西他赛+卡铂+赫赛汀)表示了认可和赞同,他建议L女士可在6个周期的化疗结束后行乳房并同侧腋窝淋巴结摘除术,同时术后每三周一次赫赛汀治疗,持续用药一年。

但是,如果L女士对当前化疗方案应答效果不佳,可考虑将辅助联合化疗方案调整为:阿霉素+环磷酰胺,待化疗结束后再行乳房切除术,不过术后同样需维持至少一年时间的赫赛汀治疗。

2、在美国是否有其他靶向药物?具体是什么?

Dr. Carabulea表示,在美国另一靶向药帕妥珠单抗可与赫赛汀联合化疗,这两种药品药理机制相同,在有些病例中联合使用效果更佳,但是心脏毒性是帕妥珠单抗的主要副反应,如若使用需定期为L女士行超声心动图以监测心脏变化。另外,L女士也可考虑使用泰莫昔芬(Tamoxifen)激素治疗。

3.假如周期化疗后肿瘤局限化,是否需要手术?

对此,Dr. Carabulea建议L女士定期回院接受超声或CT扫描检查,明确体内肿瘤对化疗是否产生应答,若应答效果尚可,继续该方案化疗,待完成6个疗程后再行手术切除。

最后,针对视频过程中L女士家人提到的接下来的相关治疗是否可能引起患者乙肝复发等问题,Dr. Carabulea也一一进行了回答,并强调L女士在后续治疗过程中需密切监测肝功能,一经发现任何乙肝复发迹象,及时采取相应治疗措施。另外,鉴于L女士尚未接受腋窝淋巴结病理活检,Dr. Carabulea也建议其尽快接受活检,以帮助明确癌症分期,并调整治疗方案!